首页 > 新闻资讯
公司动态Company dynamics

茶叶竟然这样“玩火”独家 | “玩火”,徐聘号没那么简单

2016-4-27来源于:福建徐聘號茶业有限公司

  从一片树叶变成茶,“火神君”功不可没。杀青、炒青、干燥,都需要“玩火”的神技。
  中国茶人,总是遵循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方法——焙。
  何谓“炭焙”以木炭为燃料,再次减少茶内的水分,固定品质,以利于贮藏。同时,进一步去除青气,透发香气,并增进内含物成分的转化,提升风味口感。一选木炭品质古人焙茶用的燃料通常是木炭,炙茶、煮茶叶不例外。
  对于炭的品质,《茶经》有严格的要求:“其炭,曾经燔炙,为膻腻所及,及膏木(膏木为柏、桂、桧也)、败器(败器谓杇废器也)不用之。”
  陆羽还说“茶有九难”,其中一“难”就是火。另外,“炙”(烤茶饼)也涉“火”,也是一“难”。
  二看火候掌握
  “难”在哪里?难就难在火候的掌握。
  《大观茶论》云:“……焙用热火置炉中,以静灰拥合七分,露火三分,亦以轻灰糁覆,良久即置焙篓上,以逼散焙中润气……或曰,焙火如人体温,但能燥茶皮肤而已……”
  如果火候没有控制好,则“伤焙”,更有甚者,会让之前的工序功亏一篑,变成一把焦炭。由此看来,焙火绝对是一项不折不扣的技术活。
  炭焙更能出好茶在当今机械化、智能化制茶时代,老祖宗传授给我们的炭焙工艺非但没有被遗弃,而且还成了“活化石”,做出来的茶当然也就成了“香饽饽”。
  炭焙茶有着电焙茶无与伦比的魅力。以武夷岩茶为例,它的最大魅力——“岩骨花香”就来自“文火慢炖”的炭焙艺术。焙火的程度,即火功,亦有轻火、中火和重火之分。
  炭焙茶,“香清甘活”,有着一种独特的灵动之韵,而电焙茶香气高飘,口感显得相对“生硬”,喉韵也欠些。
  焙茶回归炭焙传统随着传统炭焙渐成武夷岩茶制作的主流,曾一度以“清香型”风靡全国的安溪铁观音也开始逐步回归传统。
  其实,二者的烘焙工艺本来就属于同一个传统制作技艺体系,只不过因为市场消费需求和消费潮流的改变,使二者分道扬镳,前者坚持传统,后者求新求变。但是,它们最终还是在传统的原点上汇合了。在乌龙茶“南北双雄”的感召下,福鼎白茶、政和白茶、云南滇红、福州茉莉花花茶也纷纷继起,拥抱炭焙,拥抱传统。木炭原料有荔枝木、龙眼木、苹果木等无异味的硬木。
  “玩火”付出代价高通常,商家在茶叶包装上,“炭焙”前面会加上“古法”的前缀,一下子顿觉“高大上”起来,如果再加上国家级“非遗”大师的限量作品,这泡茶的价值就不言而喻了。
  但是,炭焙茶终究无法像电焙那样规模化生产。而且,炭焙要耗费不少的木材资源。譬如,武夷岩茶。据武夷山当地茶农经验,岩茶通常要焙两道火,焙一斤茶大约要烧掉一斤的炭。
  在焙茶时间上,有时竟要12个小时。于是,在武夷山茶农家里,往往一天就只能焙几十斤的茶。若再算上人工成本、硬山场的稀缺性,就不难理解当下正岩茶的价格为何如此坚挺了焙制500g茶叶所需
  荔枝木材成本   3元 X 6斤 = 18元   
  三十年制茶经验 无价之“薪”
  隔“茶”观“火”。玩起 “火”来的茶,也许“火”不止是一项传统工艺的保留与传承那么纯粹。在消费潮流中,“火”还是一枚融入概念、吸引眼球、加分加价的标签。
 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到,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、柔性化生产,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,增品种、提品质、创品牌。工匠精神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,让人耳目一新。
  但其实,工匠精神四个字对于中国制造业来说,绝不是什么新鲜概念,事实上,工匠精神最早的名字就叫做 Made in China。亲乾隆年间《百工图》,生动展现了社会各行各业的生活状态,人称清代《清明上河图》
  时代在变,茶人的匠人精神不变,茶人需要工匠精神。做茶的,需要一贯初心,不能急功近利,要精雕细琢。

QQ在线客服
电话咨询
4008110268